关闭 您好,检测到您使用的是Internet Explorer 6,建议升级浏览器以达视觉到最佳效果及最佳浏览速度。 Google ChormeFirefoxInternet Explorer 8
      

2018广州国际健康与营养保健品展

2018年12月17-19日 广州保利世贸博览馆

行业资讯

首页 > 媒体中心 > 行业资讯

专访 | 你想知道的加拿大生物技术行业进展都在这里了

来源:药明康德 2018-08-08

 

尽管美国是公认的全球生物技术领域的主导者,但其北部邻国加拿大也认识到生物技术作为主要经济驱动力的战略重要性,以及生物技术在经济中的关键作用。BIOTECanada正在领导和推动加拿大生物技术生态系统的发展。该组织通过与决策者和监管者建立合作来实现这一点;帮助加大对加拿大生物技术创新、研究和商业化的投资,建立具有全球竞争力的加拿大生物技术公司;提高加拿大吸引和发展高级别创业人才的能力。

 

BIOTECanada总裁和CEO是Andrew Casey先生。作为国家生物技术行业系列专访的一部分,药明康德与Casey先生进行了交流,他告诉我们为什么加拿大有能力利用生物技术的潜力来改善国家医疗系统所面临的挑战。

 

 

Q您如何描述加拿大的生物技术产业?

Andrew Casey先生:加拿大是一个繁荣多样的生物技术产业的发源地,该行业遍布全国各地。生态系统包括大型跨国医药公司和生物技术公司、早期和中期生物技术公司、研究机构、大学和包括合同研究和制造组织在内的支持网络。

生物技术有望将创新引入疾病预防和治疗。人类基因组图谱绘制成果,以及编辑基因的能力,使我们有望实现精准医学,对抗疾病,包括大约7000种传统医药经济模式无法解决的罕见疾病。

加拿大完全有能力利用生物技术的潜力来改善我们的医疗系统所面临的挑战。除了具备丰富的科学发现历史之外,我们还拥有一个强大、多样化的生物技术生态系统,这种生态系统遍布全国,包括:世界级的研究机构和医院;资深的生物技术企业家和企业;受过高等教育的人才;以及科学、监管和法律方面的专门知识。

 

 

加拿大的生物技术产业已被政府确定为经济的关键支柱。人们认识到,一个强大和不断增长的生物技术产业通过其研发和临床活动,生产和出口其产品和服务,增强了我们的经济。每一个新产品的成功推出,都将带来就业、经济增长和加拿大人面临的医疗保健挑战的解决方案。生物技术生态系统还能提高相关行业的竞争力,如国家的主要产业,如林业、石油和天然气、采矿和航空航天等这些行业的竞争力,提供多达25万个工作岗位。

 

Q加拿大最近取得的一些重大科学进步有哪些?

Andrew Casey先生:由于过去的成功和创新,加拿大现在是一个生机勃勃的生物技术生态系统的发源地,这个生态系统由各省的集群组成,汇集了世界级的大学和研究机构,生物技术企业家,大型跨国公司,以及受过高等教育的劳动力。加拿大生物技术生态系统是一种经济实力,使加拿大能够成功地为世界提供创新解决方案。

这方面的一个例子是SARS病毒的基因序列。2003年,温哥华Michael Smith基因组科学中心的研究人员率先在中国和加拿大首次对引起SARS爆发的病毒基因组进行了测序。他们的工作为开发潜在的疫苗铺平了道路。

Michael Smith博士是一位加拿大生物化学家,1993年因在英属哥伦比亚大学(University of British Columbia)的工作荣获诺贝尔化学奖(Nobel Prize in Chemistry)。这项技术进一步推动了DNA、 RNA 和蛋白质结构和功能的研究。

另一个很好的例子是世界上第一个生物燃料喷气飞机。加拿大的Agrisoma公司开发并销售油籽作物生产的生物燃料,在2012年的首次生物燃料喷气飞行中使用。它的Resonance品牌是一个环境无害的替代石油燃料,并具有生产高蛋白动物饲料的额外好处。

我再举一个例子:2014年西非爆发埃博拉疫情后,加拿大温尼伯的国家微生物实验室开发了一种实验性疫苗,在动物研究中显示了预防埃博拉感染的潜力。PHAC将rVSV-ZEBOV疫苗授权给NewLink公司,该公司正与默沙东合作,将其推进到临床试验和市场。2016年,该疫苗获得美国FDA的突破性疗法认定,并获得欧洲药物管理局的优先药物(PRIME)资格。

 

Q加拿大的生物技术公司如何成立的?大部分资金来自哪里?

Andrew Casey先生:就公司的创立和发展而言,加拿大与其他地区没有什么不同。公司可以从许多地方起源,包括大学实验室,研究机构,医药公司不用的候选分子,以及临床试验。

支持公司早期发展的是一些重要的政府项目,包括具有竞争力的企业税率、科学研究与开发税收激励计划和工业研究援助计划,以及一个联邦风险资本,创业基金计划。 此外,非营利性的组织,如Genome Canada、商业化与研究项目卓越中心(Centre’s of Excellence for Commercialization & Research program),以及商业增长加速器,如MaRS、药物研究与开发中心(the Centre for Drug Research & Development)、IRICoR和NEOMED研究所,以及位于多伦多的JLABS,分布在各省的几十个组织都在帮助加拿大吸引投资和业务专长。

 

Q加拿大的资本投资对生物技术初创企业有何影响?

Andrew Casey先生:资本投资是推动生物技术创新向商业化发展的关键,但不同的投资类型需要不同的投资者。这个行业的风险状况和达到充分市场潜力所需的时间延长了,需要了解科学和商业化道路、保有耐心和专业投资者。加拿大拥有强大的风险资本和投资银行业,但加拿大的投资者就像加拿大以外的投资者一样,都是全球性的——他们正到处寻找生物技术投资机会。识别和吸引这些投资者是加拿大公司的关键。在这方面,加拿大必须尽可能具有全球竞争力,以便引起投资者对加拿大生物技术项目的关注。

另一个重要的资金来源是加拿大从事商业活动的跨国医药公司和生物技术公司。创新和管线补充的新商业模式是大型跨国公司投资或与早期公司合作的模式。这是医药行业的全球商业趋势,它与加拿大生物技术产业的性质及其发展早期公司的历史很好地结合在一起。因此,由医药公司主导的投资和合作伙伴关系使得一些重要的加拿大公司走向成熟。

 

Q生物科技初创公司在加拿大面临哪些与业务相关的挑战?

Andrew Casey先生:由于其科学发现和创新的历史,加拿大具有强大的生物技术中心网络。加拿大的世界级大学是这些网络的中心。这些由孵化器、加速器和数百家小型初创公司组成的国家网络,帮助将生物技术研究变成创新产品的开发。

一些大学已经或正在将商业和科学结合。人们越来越认识到,要成功地推动创新、寻找投资和成立一家能够使创新商业化的公司,需要一系列的商业和科学技能。这些项目不仅对于创造创新的解决方案,而且对于培养领导者以推动创新至关重要。

 

Q对于加拿大的生物技术公司来说,什么样的合作关系很重要?

Andrew Casey先生:加拿大生物技术生态系统的核心优势在于能够连接各个实体来支持创新的商业化。主要合作伙伴包括投资者和大型跨国公司,这些公司往往发挥投资者和商业伙伴的双重作用。这些战略合作伙伴关系是互利的。新兴生物技术企业依靠这些伙伴关系获得稳定的融资和一家大公司的临床、监管和营销专业知识。它们依赖这些伙伴关系,因为研究的复杂性以及开发和监管批准所需的时间很长。许可或销售产品或平台,为小公司的成长和进一步研发自己的产品管线提供了收入。对于那些面临将新产品推向市场的高成本和高风险的公司来说,这种混合业务模式十分具有吸引力。

像温哥华的Zymeworks、蒙特利尔的Clementia和Repare以及多伦多的Blue Rock这些加拿大公司,就是加拿大生物技术生态系统如何共同发挥作用,支持公司的成长和成功的典范。

 

Q生物技术初创企业在加拿大面临哪些商业方面的挑战?

Andrew Casey先生:挑战在于,由于来自新兴经济体和具有成熟生物技术产业的国家的竞争,获得人才和资本都越来越难。认识到为日益增长的人口、气候变化和卫生保健问题提供解决办法的经济价值,加拿大并不是唯一的一个国家。美国拥有世界上最成功的生物技术集群,拥有旧金山、波士顿和三角研究园,而英国、比利时、澳大利亚和以色列则在制定战略,促进其强大的生物技术产业的成果商业化。

获得投资和人才仍然是该行业面临的两大挑战。资本和人才本质上都是移动的。加拿大必须与其他地区竞争,吸引和保留资本与人才。因此,行业和政府政策必须与其他竞争地区的政策一样具有竞争力。最后,如果没有竞争力,我们不仅会失去资本和人才,而且最终会失去创新本身,因为它们也将转移到更具竞争力的地区。

 

Q加拿大政府为生物技术公司提供了什么财政激励措施?

Andrew Casey先生:这个行业将继续发展新的科学和创新,但政府的政策和举措在创造一个能够吸引商业成功所需资本和人才的健康生态系统方面发挥巨大作用。包括支持性的税收制度、知识产权保护和支持、监管效率,以及支持性的政府项目,如工业研究援助计划(IRAP)和科学研究与实验发展税(SR&ED)等支持性政府方案,所有这些因素结合起来,为吸引成功人才和资本,实现创新商业化的必要条件。

政府的一些重要财政奖励方案包括战略创新基金,向加拿大所有工业和技术部门的各种规模的公司提供无偿资助。这个项目的预算在五年内达到了12.6亿美元。另一个是SR&ED项目,这是一个联邦税收激励计划,鼓励加拿大各行各业的企业在加拿大进行研发。SR&ED计划每年向2万多个申请人提供30多亿美元的税收优惠,成为加拿大支持商业研究与开发的最大联邦项目。同时,该公司支持加拿大中小企业的创新活动,通过向他们提供咨询服务和财政支持,帮助他们建立创新能力。

 

Q在加拿大开发新药时生物技术公司面临什么样的监管挑战?

Andrew Casey先生:创新的步伐,特别是与生物技术相关的创新步伐十分迅速。最重要的是,大多数生物技术直接或间接影响人类健康。在这方面,对该行业的管理监督需要既灵活又严格,以适应变革的范围和速度。尽管如此,一个运转良好、健全的监管体系对于它所管理的行业来说,是一个重要的竞争优势,尤其是面临全球范围内竞争。

药品监管进程的另一个重要部分是需要从整体制定监管和支付政策。政府往往倾向于将其监管和支付责任分开,即负责卫生政策的部门不与负责创新的部门协调工作。鉴于生态系统的相互关联性质,工业的公共政策和管理监督也必须更加相互关联。

 

Q你认为加拿大的生物技术产业在未来五到十年会是什么样子?我们会看到更多的进步吗?

Andrew Casey先生:鉴于该行业最近的增长,目前被认为处于“早期阶段”的几家公司很可能在未来5至10年内取得成功。有几个生物技术公司准备在商业发展方面迈出下一步。毫无疑问,加拿大拥有一两家具有全球竞争力的公司将为生态系统的发展奠定重要基础,并进一步推动行业发展。加拿大以强大的科学研究而闻名,这也将促使加拿大公司获得更多的新发现。


媒体中心
展会新闻
合作媒体

特色专区

×

关注NPC官方微信

扫描二维码,关注NPC
×

邮件订阅

×

搜索 NPC2017